平台曝光
快鹿再爆"家丑" 原总裁骗10亿逃逸
发布时间:2016-08-18 发布者:新京报 来源:金融视界  阅读量:1513

自今年《叶问3》票房造假事件以来,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下简称“快鹿集团”)一直被动地被推向舆论风口。近期,快鹿集团“一反常态”,频频自抖猛料。

8月15日,快鹿集团在官网发布公告称,旗下中海投集团公司原总裁周萌萌伙同快鹿集团原孙晔等人藏匿公章,做虚假报表,并在上海及马鞍山地区销售虚假资产包,金额高达10亿元。目前两人已神秘失踪,快鹿为此开出40万元“悬赏”查找两人。

这已不是快鹿集团第一次发布“悬赏”消息。其在7月已自爆一份追讨名单,涉及9名高管25亿元债权。快鹿集团表示,被追讨人的行为对快鹿兑付工作造成的影响极大。截至目前,备受关注的快鹿兑付危机仍在进行中。

高管涉诈骗,快鹿悬赏40万追寻

8月15日,快鹿集团在官网发布公告称,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原总裁周萌萌,伙同快鹿集团原总裁孙晔神秘失踪,目前中海投集团公司公章、财务章、公司账册、财务凭证等重要资料被周萌萌孙晔等人藏匿,导致中海投公司无法正常运营,目前公司为保障合法权益,已聘请律师进行维权诉讼,搜集相关证据准备报案。

公开信息显示,中海投金融控股为快鹿集团旗下公司。周萌萌为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总裁、上海中海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上述两职务已于2016年7月26日被免去。孙晔为快鹿集团原总裁。

“据调查,在快鹿集团中海投金融控股股东、董事不知情的情况下,周萌萌伙同孙晔等人藏匿公章,做虚假报表、签订假合同,制造假业务。”快鹿集团称,前述人士分别在上海及马鞍山地区销售虚假资产包,金额高达10亿元,已经造成数千人讨债无门。

快鹿集团声明称,目前已启动诉讼程序,如能提供周萌萌孙晔等人现藏匿住所详细地址的,快鹿集团给予奖励40万元。

“如果快鹿声明的情况属实,二人将涉嫌构成合同诈骗罪,并且属于数额特别巨大的情形。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数额特别巨大的,将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如果声明不属实,二人可以以侵犯名誉权为由提起民事诉讼,甚至可以以涉嫌诽谤为由提起刑事诉讼。”

王智斌说,对投资者而言,如果投资者有证据可以证明其有合理理由相信二人行为可以代表公司,那么无论公司对二人行为是否知情,公司都应当先对投资者承担合同责任,然后再向责任人追偿。

快鹿金融现危机,周萌萌“消极对待”

工商资料显示,中海投金融控股成立于2012年9月20日,注册资本30亿元,主要从事投资管理咨询、金融信息数据处理等服务。

据《时代周报》此前报道,快鹿集团从2009年开始涉及金融领域,上海多家以“东虹桥”为名的金融企业,为快鹿集团的子公司或由其发起成立,似乎成为快鹿系旗下隐形的金融帝国。中海投金融控股正是其中之一。

中海投金融控股官网显示,其重点围绕多功能金融全牌照平台建设、股权投资及控股上市公司、基金管理与发行三大战略板块进行全球产业布局。目前,公司业务包括基金管理、股权投资与股权认购。工商信息显示,截至目前,中海投金融控股对外投资企业数量达到32家,涉及影视、传媒、金融等多个领域。

新京报记者发现,中海投金融控股成立四年来,进行了八次工商信息变更。今年2月2日,中海投金融控股进行了一次较大范围的工商信息变更,注册资本(金)由此前的4亿元变更为如今的30亿元,法定代表人由张金如变为杨婕。在此次股权变更中,周萌萌成为公司4位自然人股东之一。此后的信息显示,周萌萌为公司高管。

中海投金融控股拥有庞大的投资版图。公开资料显示,在2014年,中海投金融控股(彼时名为“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发起成立当天财富与金鹿财行。这两家公司成为快鹿集团此次兑付危机的“重灾区”。

受《叶问3》票房造假事件影响,今年3月下旬,快鹿集团关联公司东虹桥金融、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相继出现逾期兑付现象。3月31日,金鹿正式宣布暂停兑付。

7月26日,快鹿集团官网发布《关于中海投董事长周萌萌的免职通知》,称周萌萌作为中海投金融总裁、中海投资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一意孤行,对集团危难艰难不参与不合作不面对,始终回避。私藏账目、公章和证照,私自抛售中海投资产和项目。

因此,快鹿集团对其作出免除其职务、责令办理上述两公司交接等处罚,并称能提供周萌萌滥用职权损害两公司利益及两公司财产涉嫌相关刑事犯罪线索或信息的,快鹿集团将根据线索的价值和产生的作用,进行奖励,最高奖励金额为20万元。

对于周萌萌在任职期间具体参与的项目和“消极对待”的情况,8月17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致电快鹿集团和中海投金融控股公司,但电话均无人接听。

孙晔曾任神开股份董事长

快鹿集团此次指控涉嫌诈骗的另一位孙晔,为快鹿集团原总裁。在被爆出失踪之前,尚未有公开信息显示孙晔从快鹿总裁的职位上辞任或被快鹿免职。对于孙晔的任职情况,新京报记者于8月17日致电快鹿集团,但电话无人接听。

记者发现,孙晔此前的另一个身份为上海神开石油化工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神开股份”)董事长。2015年9月,快鹿集团全资子公司业祥投资晋升成为神开股份第一大股东,近一年后的2016年7月26日,快鹿集团将业祥投资100%股权转让给君隆资产,进而退出神开股份。

7月2日,神开股份公告称,由于个人原因,孙晔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辞职后,孙晔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孙晔的辞职,不会影响公司董事会的运作以及生产经营的正常进行,不会对公司发展造成不利影响。”神开股份称。

神开股份年报显示,孙晔于2015年11月10日起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出生于1971年的孙晔,深谙财务知识,他不仅是注册会计师、注册资产评估师,还是注册一级建造师、注册投资建设项目管理师。

孙晔辞去董事长后,神开股份多位高层相继离职。7月29日,公司董事邹建华递交辞职报告并辞职;8月1日,公司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王炜鹏辞职;8月10日,公司监事蒋益琴辞职。

上述高管离职原因,均为“个人原因”。此外,邹建华与王炜鹏均有快鹿集团高管任职经历。

快鹿追讨多位高管,称影响兑付工作

这已不是快鹿集团首次悬赏“捉拿”涉案高管。

7月11日,快鹿集团在其官网发布集团及相关公司在外应收债权追讨名单,其中包含前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韦炎平、当天财富投资管理董事长邵永华在内的9名前快鹿集团或旗下理财平台的高管,9名高管一共承担共计25亿的债务,并称加上涉嫌诈骗香港上市公司的金额,总金额可能达到近35亿元。

快鹿集团称,上海当天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邵永华利用职务便利,先后多次以个人无限责任担保形式,向快鹿集团及相关公司借贷18.3亿港元,长时间占用公司资金。

此外,邵永华以借款名义,与他人联合,在不到三个月时间内,使快鹿集团失去港股大中华金融的控股权,致上市公司市值蒸发80多亿港元,造成快鹿集团直接经济损失50亿元以上。

在这份《追讨名单》中,被追讨人的个人信息被详细披露。快鹿集团表示,前述被追讨人对本次快鹿事件的兑付工作造成的影响极大,对提供线索追讨者,最高赏金可以达到50万元以上。

有观点认为,内部高管接连被爆出诈骗和债务丑闻,反映出快鹿内部管理混乱,风控管理缺失。同时,也有观点认为快鹿此举有转移视线,拖延解决兑付危机的嫌疑。

据此前媒体报道称,快鹿系应兑付的资金总额在100亿元左右,涉及20万投资人。此后,快鹿在4月份成立兑付管委会,并相继发布对付规划。在此期间,快鹿高层发生多次变动,董事局主席徐琪多次离职又掌权。

7月25日,快鹿集团宣布将拿出200亿元资产包兜底,为全部投资人做本金保证;其中80亿元用于重组,将在极短时间内把资产包兑换现金,向投资人进行兑付。快鹿方面承诺,在2017年年底前、最晚不晚于2018年3月31日前,全部完成兑付。

快鹿集团官网显示,7月快鹿集团共完成特殊兑付449.7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