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
红岭创投周世平:我是炒股炒成大股东炒成董事长
发布时间:2016-11-24 发布者:华夏时报 来源:金融视界  阅读量:1678

由《华夏时报》主办的“红岭创投之夜——股市?楼市?敢问路在何方?”于11月23日晚在广东东莞观澜湖度假酒店举办,沙龙邀请华夏时报总编辑水皮、英达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 CCTV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钮文新、大智慧中国私募基金研究所所长洪榕、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等纵论股市楼市场。

红岭创投周世平在发言时介绍,自己是一个资深的老股民,也是炒股炒成大股东,炒股炒成董事长的。他认为,目前3000点是长期的底部。

周世平:大家好!我是红岭创投的董事长周世平,首先谢谢《华夏时报》给我们的大力支持,也感谢各位老师对今天这个节目的大力支持,谢谢各位朋友到现场参与。其实我是一个资深的老股民,也是炒股炒成大股东,炒股炒成董事长的。我希望今天大家在这里,一起来结识一下各位老师的精彩观点,谢谢大家!   

主持人:周总刚才自我介绍说他是资深的老股民,我们知道其实红岭创投是深圳最大的P2P公司,周总为人也非常的了不起,他公司的很多信息他都自己公告出来。我在这次也是去您的微博上看的时候我发现一点,9月27日您在微博上贴了一个上证的走势图,您说买,可能会后悔半年,不买你要后悔五年。所以刚才几位老师发言完了,我想您可能也有自己的一些观点。

周世平:因为今天我们已经听了四位专家在场,我的观点只能代表一个散户的观点,不能作数的。

主持人:牛散。

周世平:是的。

钮文新:你都炒成股东了还是散户?

周世平:我是1993年进入股市,之前是模拟炒股了几年,我在上高中的时候,已经很关注股市,对股市很感兴趣。1993年进入股市的时候,1993年下半年进入股市的时候是1000多点,刚开始进去的时候当时8000块钱,自己当做交学费进去,1994年到6月底已经亏成剩下300多块钱。然后1994年,当时我们江苏有一个扬子晚报,每天有一个小豆腐块的行情,我每天剪下来自己装订起来,每天看,看到股票价格跌下来感觉很便宜,我说现在这么便宜的价格,我又凑了4万多块钱进入股市,从1994年炒到1996年底的时候炒到60几万,我刚开始进入股市的时候我偷偷进去的,因为家里面很反对炒股,那时候他们认为是资本主义的东西。后来炒到看我赚钱了以后,亲戚朋友就说你炒股票赚了钱?也带着我们赚钱吧。

当时毕竟还年轻,感觉赚钱这个钱赚得太容易了,也有点想炫耀的心里,就把他们都带了进来,实际伤害了他们。我是1996年年底带他们进来,他们加了200多万,前面赚钱的时候没带他们,后面股市波动了,他们200多万进来,亏到1997年年底就剩下30几万。

主持人:当时你压力很大吧?

周世平:那我时候20多岁,我半边头发3、4天就白了,压力很大。所以对股市我没有发言权,但是我有诉苦的权利。

真正全国这么多股民,可能80、90%的股民大大小小都有我这样的经历,亏钱的经历大家都有。在股市上亏钱对散户来说这个感悟很深,很多人赚了钱亲戚朋友都知道,但是亏了钱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去承受。股市行情好的时候,大家跑到饭馆里面,大街上都有谈股票,熊市的时候没有人谈股票。所以我在想,对股市来说风险还是很大的,我炒了20几年的股,从几千块钱炒到几百万,后来又炒到30几万,后来又经过十几年,才把以前亏损的200多万还掉,后来又通过股市再把这个钱赚回来。我2005年才来到深圳,2005年来深圳当时也是炒股,正好赶上一波,前面亏损才补上。

主持人:那也不容易。

周世平:谈现在股市,我作为一个散户我是这样看的。3000点我认为是一个长期的底部,但这个底部应该是3—5年的底。我很难判断短期的涨跌,但是我去年买了三元达,成了三元达的大股东,新的三元达的董事长。我把三元锁定,我看好后面几年股市,我作为一个大股东来说,把这个股票长期锁定3年,陪公司一起来发展,我把公司发展好了,让这个市值得到合理的成长,让散户跟着一起享受收益。

周世平:其实从我自己家来说,房地产早就开始调控了。我太太她喜欢买房子,我们家这几年从2007年到现在已经买了四套房子,从投资回报上来说,我经常跟她讲,我说你从投资回报上来说,现在买房子每年投资回报有多少?我喜欢买股票,我的钱全部放到股票上,她的钱全部放到房子上去了。

主持人:那你娶了一位好太太,很多太太喜欢买包,她喜欢买房子。

周世平:从整个大的国家来说,现在的房地产我认为它这个调控是很正常的,因为再往上涨是很恐怖的事情,因为房价不断往上涨,这几年房价不断往上涨,股市一直在2000点、3000点徘徊。后面我认为会有一个翘翘板的效应,房地产调控了,资金对应着期货市场、股票市场,从我接触的那些机构朋友来说,他们今年大部分资金都是投向股市,好多做实业的对实业也不感兴趣了,因为这两年实业回报率很低,好多都是往股市上走,我个人看好我看好未来几年股市,所以我认为3000点是长期的底部,偷偷的跟你们讲后面3—5年我是看到1万点。这个只代表我个人的观点,毕竟我是一个散户。

水皮:去年刘姝威说过,当然他们说都会有一些前置条件,满足什么条件上1万点没问题。

周世平:我不太喜欢把握宏观的东西,我喜欢研究股票,因为我毕竟做了20几年股票,基本上到现在为止每天还会看看K线图,我从股票的分类指数上来看,首先房地产指数是一个中高位的位置,也可能是今年的上涨对指数的影响比较大,毕竟它的比重比较高。从大盘指数来看,长期底部应该明年会上涨,所以9也许我才会说可能买了后悔半年,不买会后悔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