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头条
鹏城崛起了,羊城一定会衰落吗?
发布时间:2015-11-01 发布者:南方日报孙不熟 来源:金融视界  阅读量:2782

近日,广州市长陈建华向市人大通报今年市政府工作情况时,主动回应了外界关心的“广深之争”。他说,广州在经济总量上已经拉开和深圳、天津的差距,目前差距大概是600亿元,到年底可能拉到900亿元。

作为华南地区的双子城,“广深之争”一直是坊间津津乐道的话题,两地主官也从不避讳,经常在公开场合予以回应。广州市长陈建华就不止一次谈及这个话题,一方面积极向外界推介广州的优势,另一方面还坦承广州在部分领域与深圳的差距,号召广州向深圳学习。而在2009年,广州市委市政府甚至还联合下文《关于向深圳学习的决定》,这种宽大胸怀和学习精神,一直被引为美谈。

深圳领导亦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广州的发展更全面更协调,深圳一直向广州这个“老大哥”全面学习。对于广东这个大家庭来说,广州深圳就像老大老二,要为兄弟姐妹做好表率。

所谓“广深之争”,总体来说是建设性的,学习氛围大于交锋氛围,合作意味大于竞争意味,这也是为什么两地主官能够积极回应的原因之一吧。作为一个城市研究者,我也曾写过不少广深比较的文章,现在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可以与读者分享。

说广州“衰落”是不负责任的。从GDP的指标来看,1990年广州GDP占上海的比重为40%,到2000年这一比例升至52%,2014年则达到70%;从1990年到2014年,广州GDP占北京的比重也从63.6%升至78.3%。人均GDP方面,广州的人均GDP近年来也一直高于京津沪,在国内主要城市中目前仅次于深圳与苏州。

说广州“输给”深圳,也是不公允的。如果比速度,广州并不慢,但全中国也没有哪个城市可以跟深圳比;深圳最强的金融与高科技产业,不仅广州,北京上海也要忌惮三分。深圳的经济奇迹不是一个珠三角区域性的话题,而是一个国家性甚至世界性的话题,之所以总被拿来与广州比,主要是地缘因素,如果看产业结构,深圳的最佳比较对象应该是上海。客观来说,广深之争,不是广州慢,而是深圳太快了。

站在深圳的角度看,深圳是改革开放的排头兵,朝气蓬勃、生猛鲜活,虽然有中央政策的特许,但改革之路可是一脚一步、实打实地走出来的,摸着石头过河,能有今天的成就,殊为不易。广州是一个拥有两千年家底的老牌城市,角色就像一个老大哥,看到深圳这个小伙子茁壮成长,当然要给予肯定和鼓励,这是当大哥应该有的风范。

而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深圳能够冒出来,除了靠深圳自己的进取,也有广州的大度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分析称,广州在外声名显赫,在省内贡献也很大。这主要表现在广州对全省的资源吸纳效应并不十分明显。无论是吸附的资金总量,还是地方财政留成收入,广州占据全省的比重,在全国主要省会城市中都比较靠后。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广州的发展靠的不是对全省资源的吸附效应,相反还承担着一些帮扶兄弟城市的责任。也许正引为这种大哥风范,珠三角地区才会有今天群雄并起、遍地开花的经济格局。在此意义上,广州之负担,却又是广东之福。

客观来讲,放眼中国主要的几个城市群,像珠三角这样一个城市群同时出现三个等量齐观的超级城市(穗深港),还仅此一例。这说明珠三角城市群的发展逻辑遵循的是市场的逻辑,而非权力的逻辑。大家知道,在市场的逻辑下,往往是“遍地开花”,而非“一城独大”。

更进一步,如果跳出“广深之争”的小议题,能不能把珠三角看成一个城市?在中国这张广袤的地图上,群星璀璨的珠三角城市群其实就一个点那么大,广州深圳以及相邻的佛山东莞早已连成一片。如果我们打开观念的束缚,就会发现,广佛与深莞就是一个靠快速轨道交通连接起来的超级城市:作为历史先行者的广佛,就像是上海的浦西,承担的是政治、交通与科教文卫的功能;作为改革开放先行区的深莞,就像是上海的浦东,承担的是工业、金融、科技创新的功能。

广深两城,同处这样一个高度互补的都会区,其互相依存的意味远远超过竞争的意味。地缘的因素,决定了“广深之争”只是一个伪问题,“广深之融”才是更为本质的真问题。

根本上讲,“广深之争”之所以引起不少人的焦虑,往往出自这样一种偏见:资源是有限的,一山不容二虎,老二的崛起必然打压老大。但现实情况往往不是这样,谷歌崛起了,微软老板仍是世界首富;浦东崛起了,浦西繁华依旧。蛋糕会越来越大。同样,深圳崛起了,广州为什么一定会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