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
降息降准之后,互联网金融机遇与挑战并存
发布时间:2015-11-02 发布者:陈凯 来源:金融视界  阅读量:2241

央行在10月23日颇有点意外地再次进行了降息降准的操作,这次降息与前几次降息相比有了更大的突破,除了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以外,存贷利率浮动上限也最终放开:这就意味着利率市场化的最后一步已经彻底完成,银行理论上可以根据自身存款定价水平自由设定存款利率,不必再受限于此前的存款利率浮动上限。从政策监管的角度而言,这是给市场化的利率水平定价带来了彻底的改变,不同业务,不同阶段,不同层次的用户,银行可以完全自主设定存款利率,贷款利率也是一样,央行只是在此基础上进行基准利率的指导定价。

如此一来,市场化的最后一道门阀彻底放开,除了深刻影响银行的业务逻辑和产品机构以及利息定价以外,对于银行体系以外的其他金融细分业务以及互联网金融而言,也都有较大的影响。最本质而言,就是市场的资金利率水平将下次往下浮动,包括银行存贷款利率,理财收益率,债券发行利率,企业融资成本以及很多P2P平台的收益率,估计都要再次经历一轮下行的时期。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真正的市场化利率就是资产与风险之间的对价,什么样的风险敞露对应什么样的收益率。

就互联网金融而言,随着央行在近一年频繁开展的降息降准操作,包括货币基金、票据、保险理财、非标理财以及P2P理财产品都经历了由高收益期走向稳健和中低收益的阶段。这也就提出了互联网金融的一个悖论:目前很多平台的可售资产大多数还是传统金融机构的标准化或者非标资产,比如一些大的平台性金融产品,陆金所、招财宝其实主要销售的还是一些线下或者综合金融背景中的金融资产,涵盖了保险、收益权、私募债、保理、信托、货币基金、票据等各色各样的资产,而这些资产在市场化背景下,随着利率下降收益也必然会下行。所以,资产端收益的下行也会让互联网金融平台在理财端上呈现出收益下行的局面。

由于目前很多在线理财平台还都是用渠道对接资产的模式,自身对金融资产的定价权是有限的,而且这些资产也往往是合作方在一定担保情况下打包进行出售的,平台可以收取一定的手续费并扩大销售规模,实现一定的平台收入。不过,长远而言,这种简单的平台型战略很难获得长期的,可持续的发展,除非这样的平台型渠道是傍上了一两个具有丰富金融资产背景的综合金融集团(陆金所等),或者是这个第三方的平台具备了超大的用户流量和交易规模,可以吸引线下的资产端平台来进行合作。对于中小型的平台而言,特别是一些区域性的,地方性的小平台而言,一旦资产端资源不稳定,那么利率市场化带来的短期收益下行将进一步加剧市场上优质资产端项目的竞争,小平台很难继续获得这种优势资产,也就面临无项目可卖的窘境。

除了这种第三方的在线理财平台以外,互联网金融业务模式中还有P2P这种带有一定的自有风控和业务开展体系的平台,也会受此影响。从整个利率市场化的体系化定价角度而言,最终的目的是建立一个多元化的利率市场体系,不同风险对价的客户可以享受到不同水平的存贷款利率。而P2P行业的客户相对而言,比一般的民间借贷利率要低,资产的安全性相对好于民间借贷,但是比银行信贷资产风险要较高。虽然降息降准直接降低的是银行的存贷款利率,但是这必然会带动银行体系外的利率市场也下行。

当余额宝收益低至3%以内,银行理财低至4%以内,P2P平台今年年底的平均收益率也很有可能从目前的10-15%进一步跌落至10%以内,实际上,一些稳健的P2P平台收益率已经跌至10%左右。

随着市场化利率体系的进一步建立,保本保息收益的产品将越来越少,而刚性兑付也将慢慢成为一种历史遗迹,取而代之的是通过不同风险承受能力和不同收益水平需求来对接的具有不同风险对价的产品。

就互联网金融而言,目前独立开展产品研发和资产端开发的能力还比较弱,即便是阿里、京东以及腾讯这样的拥有规模较大的小贷资产和银行牌照的平台,由于目前业务还在起始阶段,也并没有经历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目前更多的方法是用这些电商小贷资产证券化的手段来快速转让收益权,获得流动性,壮大资产规模。不过从二级市场上的收益情况看,这些小贷资产的证券化收益率并不是很高,还是取决于整体固定收益类产品的收益情况。

所以,对于互联网金融而言,利率市场化之后,资产端的重要性将进一步凸现出来。因为以往的合作模式将会受到新的利率定价和风险定价体系的调整冲击,每一笔业务,每一笔资产或许都会面临不同的风险敞露和收益水平浮动,这在收益上就可能显示为区域不同,平台不同,期限不同,行业不同,收益也会大有不同。